让昔日风光无限的P2P行业坠入谷底

2019-10-02来源:admin围观:188次

  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P2P网贷行业正经历这有史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备案屡次延期,经济形势下行,投资人恐慌出逃,平台道德风险过高、流动性危机加重等等一系列原因,让昔日风光无限的P2P行业坠入谷底,更为致命的是,P2P逃废债行为已经演变为整个行业的危机,一场旷日持久的打击P2P逃废债战争已经打响。

  P2P逃废债自从行业诞生以后就一直存在,“老赖”的身影在P2P行业中随处可见,2018年雷潮至今,行业现状急转直下,“老赖”恶意违约且气焰嚣张,P2P逃废债乱象逐渐演变成蚕食行业的蛀虫。

  2018年9月份,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网贷行业失信惩戒有关工作的通知》,按5个标准筛选、整理恶意逃废债重点借款人名单。

  逃废债认定标准包括:企业借款人和个人借款人金额较大者优先、逾期时间超过6个月、已进行合法必要的催收、有证据表明借款人具有还款能力且拒不还款。

  首先,逃废债是一种民事违约行为,并非所有的欠款都属于逃废债范畴,它强调债务人的主观故意:确切地说,有履行能力而不尽力履行债务的行为就是逃废债。所谓“有履行能力”是指有收入来源,或者虽无收入来源,但有可供履行债务的资产,能够部分或全部履行债务。

  从债务人主观上来看,逃废债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积极地逃避履行债务,另一种是消极的不作为。我们通常把前一种称之为“恶意逃废债”。逃废债形势之严峻已不容回避,打击逃废债已成当前银行业的重要任务,更是金融机构维权工作的重中之重。

  P2P平台共享信息有限,百行征信借款人黑名单数据不完备,平台自身的黑名单建立作为一笔资源,部分平台不愿意把这个资源分享给别的平台,而且提交这些数据需要耗费人力,如果全部提交的话势必增加人工成本。目前已对接百行征信的P2P机构已有43家,从这个角度来看,失信借款人数据样本十分有限,打击逃废债之路任重道远。借款黑名单数据不够健全,百行征信接入平台数量较少,成为打击逃废债的难点之一。

  百行征信的作用,是打破互联网金融机构之间的“信息孤岛”,实现借款人数据共享,扼杀多头借贷现象。在百行征信体系建立之前,互金平台之间,互金平台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之间都不知道彼此的用户信息。

  而百行征信系统建立之后,互金平台之间,甚至是银行等机构都可以共享用户数据信息。对于在A平台借款逾期未还清的用户,B、C、D等互金平台都不会再向此人提供借款服务。

  另一方面,打击P2P逃废债的手段有限,在没有形成完备制约体系的情况下,百行征信数据尚未与央行征信数据对接,因此对于P2P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和惩戒手段是非常有限的,既不能限制“老赖”乘坐飞机、高铁等交通工具,也不能限制其高消费行为,对于失信人的约束不够,导致其还款意愿不强,起不到真正打击逃废债的效果,因此也成为打击P2P逃废债的难点之一。

  2019年3月11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互联网金融机构未来将纳入征信系统。

  央行征信中心已经将大型银行、部分中小银行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数据纳入征信系统,不久之后互联网金融机构和小贷公司等数据也会逐步纳入央行征信体系。

  一旦P2P逃废债行为被纳入央行征信系统,各种惩戒手段会让“老赖”的生活处处受限。

  比如说,被执行人50岁,其子25岁且有房产,即便被执行人只有一套房屋,也可以被执行。

  被执行人名下只有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屋,申请执行人按照廉租房标准,为被执行人提供一套小面积房屋,用于维持其生活必需,那么被执行人名下这套100平方米的房屋就可以被执行;

  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平均租房价格,为被执行人提供5到8年的租房费用,则被执行人名下这套100平方米的房屋也可以被执行。

  支付宝、移动支付、微信支付等网络虚拟交易账户中的资金,也属于法院可执行的被执行人财产范围。

  2016年2月起,人民法院和金融机构将通过网络方式发送电子法律文书,接收金融机构查询、冻结、扣划、处置等的结果数据和电子回执。

  执行法官足不出户,鼠标一点就能对被执行人在全国40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金融财产查得到、冻得住、扣得了。

  芝麻信用会同淘宝、天猫、神州租车、趣分期等各应用平台,在消费金融、蚂蚁小贷、信用卡、P2P、酒店、租房、租车等场景,通过网络等渠道,全面限制失信被执行人。

  从2015年12月起,凡因有偿还能力但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到期债务,被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自然人(即“老赖”),将受到信用惩戒,不得在全国范围内担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老赖”名下的车出行也将受到限制,进出高速路收费站将被暂扣,由高速执法移交法院处理。

  买不了飞机票;买不了列车软卧和轮船二等以上的舱位;买不了高铁和动车一等座;买不了代步私家车,老赖们水陆空出行各种受阻!

  老赖不能在星级以上的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任性地消费;想买房子、装修房子也不允许;想去旅游、度假也不行;想向银行申请信用卡和贷款,审批通过难上加难!

  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最高人民法院牵头,人民银行、中央组织部等44家单位联合签署的《关于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对外发布。备忘录限制老赖炒股、出境及购买不动产等。

  被执行人应得的养老金应当视为被执行人在第三人处的固定收入,属于其责任财产的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之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冻结、扣划。但是,在冻结、扣划前,应当预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属必须的生活费用。

  今年6月6日,南宁市兴宁区法院在全国法院系统中首创利用抖音发布执行悬赏,该案被执行人周某俊就在其中。“我刷抖音的时候,看见了兴宁区法院发布的这条执行悬赏视频。我觉得很丢脸,周边朋友也都看见了。”

  当天,被执行人周某俊与其妻子一同来到法院,表示愿意配合法院处置房产,并在笔录上确定了具体处置方案,为下一步处置房产节约时间。

  《刑法修正案(九)》第三十九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家长是老赖,其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子女后代都会受你的影响,情何以堪!

  禁止失信被执行人进行高消费,法院的初衷在于敦促被执行人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非限制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正当权利。这一做法有充足的法律依据作为支撑。

  目前许多法院都和教育局联合惩戒,法院将向区教育局及区内高收费私立学校发出司法建议书,建议辖区内各相关学校招生时,须对所招录学生家长的失信情况进行审查。

  凡是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消费人员的,其子女一律不得录取;已招录的学生,有上述情形者,一经发现,应责令退学或转校到公办学校。

  2016年5月,饶先生因跟银行贷款20万元后,没有按照约定还款,银行起诉到苍南法院。法院判决生效后,饶先生依然拒不履行生效判决。

  2017年3月,经银行申请过,该案进入执行程序。经法院多方努通过多种执行措施,依然未能使饶先生还款。

  2017年7月,该案件由于期限已到,终结了本次执行程序。但饶先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高消费。即便如此,饶先生依然没有去还钱。

  2018年7月,饶先生的儿子的高考成绩出来了,儿子考上了北京某知名大学。

  随后一家人就接到了学校“若不还钱,则不录取的通知:“我校在资格审查时发现您存在失信行为,请立即处理,否则我校将不予录取您的孩子。”

  2018年多省公务员即将进入面试环节,面试结束后就是体检,体检完成后就到了公务员政审环节,只有经过政审之后,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公务员。但是政审环节除了考察考生自己,对于考生的直系亲属也进行一定的审查。

  在公务员政审中,有一项是审查考生的直系亲属是否有刑事犯罪记录,如果直系亲属有刑事犯罪记录的,则孩子公务员政审不通过。

  今年5月24日,被执行陶某某因儿子报考航空院校,在《招飞对象及其家庭成员政治考核走访调查材料》中,要求招飞对象及其家庭成员所在地的法院出具相关证明,但由于其父母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故难以通过招飞单位审查。

  有些老赖为了躲避债务,将房产都登记在未成年子女名下,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法院会综合分析房屋购买时间、产权登记时间、负债情况及购房款的支付,认定案涉房屋所有权属于老赖,就可以强制评估拍卖!

  共同共有的房产并不能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即使被认定为夫妻个人债务,但存在夫妻共同房产的情形下,法院也能够依法评估拍卖夫妻共同的房产!

  恶意逃废债有失信誉,就应当承担失信的代价,有必要将这类借款人纳入失信“黑名单”,对他们在借款方面加以限制,督促借款人守信及时偿还债务,打造良好的征信环境。对恶意逃废债的“老赖”进行信用惩戒要下狠手,必要时应在法律手段上加把力,坚决整治这一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的违法行为,还网贷行业一片净土。(网贷天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本周大东区无新增供应面积;成交面积1.3万m2,环比下降7.1%;成交价格为10545元/m2,环比上涨7.4%。

  二、拆迁安置房在未领取权属证书前发生的买卖。根据我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七条第(六)款规定: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房地产不得转让。据此,如果双方发生争议诉讼至法院时,争议房屋上不具备领取房屋权属证书的条件,人民法院一般会因争议房屋不具备权属证书而认定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我不认同现在9万余家房企中有多少家要退出的说法,这其实已经经过了历史上的多次检验了,房企是越淘汰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