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上市公司董事长薪酬大披露丨中南建设陈锦

2019-10-07来源:admin围观:125次

  飞鱼财经注意到,411家江苏上市公司中,有346家在2018年报中披露了董事长的报酬状况。(不包含未公开或者薪酬0的情况)其中,最高如药明康德的李革,税前薪酬达到了1764.6万元,而最低的澳洋健康董事长,报酬仅3200元钱。

  300余位董事长,年薪过百万的占到了近30%,平均薪酬达到了97.36万元。

  观察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薪酬状况,也是从中窥视过去一年中的市场热点与行业变化。

  江苏的前十榜单与去年相比变化较大,有大约一半是“新面孔”。进入前十的门槛也从上一年度的247.39万元提高至305.67万元。

  

  今年排在江苏榜单第一位的依旧是药明康德董事长李革。其披露的税前薪酬为1764.6万元,与上一年度1710.76万元的薪水总体变化不大。这家医药行业的“独角兽”公司在去年5月登陆上交所,一连收获16个一字涨停板,也是江苏去年股价表现最好的新股之一。

  排在第二位的是房地产企业中南建设000961),董事长陈锦石年收入1026.2万元。上述两位也是江苏唯二薪水突破千万的董事长,两人在全A股公司中也均排进了前十名。

  尽管房地产行业在去年遇到了周期性的调整,但江苏的两家本土地产公司——新城控股与中南建设的业绩却都很好,前者突破了100亿的净利润大关,后者实现了219.09%的盈利增长。新城控股董事长也以600万的薪酬排在了第四的位置。

  中央商场600280)董事长吴晓国在此前几年中披露的薪酬一直是0,而在今年年报中公告的数字为472.9万元,排在了第六的位置。祝义财在年初归来后,就在两周之前,中央商场召开股东大会进行了换届选举。祝义财的子女祝珺与祝媛双双当选非独立董事,祝珺成为新一任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在印象中盈利与市值俱佳的“巨无霸”企业,董事长薪酬也未太过靠前。例如洋河股份002304),2018年取得了81.15亿元的净利润,董事长王耀的薪酬为142.62万元,排在了50名开外。

  与前十名总计6500余万元的薪酬相比,排在倒数前十的有6位年薪不到10万元。其中,又以澳洋健康董事长沈学如3200元的报酬最低。

  年报显示,澳洋健康的主营业务为化工合成材料生产,其2018年的净利润为1035.98万元,伯爵娱乐官方网站同比下滑93.25%。到了2019年一季度,公司净亏损5382万元,同比下降344.32%。不过,年报中也同时披露,沈学如在关联公司处获取报酬。

  与人均收入高企不同,江苏省内金融机构的董事长薪酬反而没有特别拔尖,均未排进前10的行列。

  江苏目前挂牌的12家上市金融机构中,董事长薪酬最高的是常熟银行,达到了174.01万元。而其他五家上市农商行中,除苏农银行董事长薪酬为82.01万元以外,紫金银行、无锡银行、张家港行、江阴银行的董事长年薪分别为158.5万元、148.88万元、135.37万元、120.47万元。

  与两家城商行——江苏银行的80.95万元以及南京银行601009)的75万元相比,可以看出农商行的董事长收入整体较高。

  非银机构中,排在首位的是江苏租赁,董事长熊先根年薪147.03万元。江苏租赁同样在去年时挂牌上交所,也是市场上目前唯一的上市金融租赁公司。

  三家券商的董事长薪酬似乎完美印证了去年的业绩表现。去年的券业寒冬,尽管全行业都有所下滑,但大券商如华泰证券601688)依旧保持着较强的盈利能力,董事长周易披露出的年薪为116.1万元。

  而在2018年度净利润下滑均接近50%的南京证券东吴证券601555)董事长薪水则要远低于华泰,两者分别为53.81万元与35.46万元。

  比较前后两年的薪酬,可以发现不少董事长都“大大的”加了薪。例如今年前十中的长电科技600584)与通润装备002150),分别涨薪245万元与300万元。

  但其实,这些企业中有部分在去年的经营状况并不好。2018年报显示,长电科技去年一年净亏损9.39个亿,同比降低373.58%;通润装备虽然净利润增加了71.22%,但总量也仅1亿出头。而像美年健康,去年深陷体检项目真实性的舆论质疑之中,董事长依旧涨了112万的薪水,达到了2018年度的300万。

  但论涨薪幅度,最高的还是中南建设董事长陈锦石——从240万元一跃至1026.2万元。

  从公司经营上来看,中南建设在2018年度确实实现了一个飞跃,净利润从6.87亿元上升至21.93亿元,同比增长219.09%。但与江苏另一家上市地产公司新城控股对比,尽管后者的百亿净利润有会计准则变更带来的水份,但体量依旧比中南建设大了一圈不止。

  同时,飞鱼财经在对比了中南建设前后两年的年报发现,公司线年给董监高集体来了个大涨薪——2017年时,公司全年为董监高发放了1927万元的税前收入,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飙升至6459万元。甚至于,全公司工资拿得最高的还不是董事长,副总经理辛琦取得的收入为1336.6万元。

  事实上,这几名高薪高管大多都是“新人”。如薪水在400万元以上的高管中,副总经理罗俊2017年并不在公司披露的高管行列;副总经理辛琦、副总经理刘畋、财务总监孙三友均是在去年4月时被选举为董事会成员并受聘为高管。

  几名高薪董事中,陈昱含在去年就已经是公司董事,同时任中南置地总经理。但其2017年的年薪仅为200万元,2018年时则跃至952万元。